应对气候问题,欧盟不甘落后(环球热点)

文章正文
2021-05-04 18:40

  福克斯冰川是新西兰南岛南阿尔卑斯山山脉重要的冰川,是新西兰著名旅游胜地。由于全球气候变暖,福克斯冰川过去10年大幅退化。图为4月19日,人们在福克斯冰川上徒步。
  新华社记者 郭 磊摄

  经过通宵谈判,4月21日凌晨,欧盟就《欧洲气候法》达成临时协议,2050年碳中和目标将被写入法律。正如欧洲理事会环境与气候行动部长若昂·佩德罗·马托斯·费尔南德斯所说,《欧洲气候法》将成为法律之上的法律,为未来30年欧盟与气候有关的立法设定框架。欧盟坚决致力于在205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。

  欧盟曾率先提出碳中和目标,如今,赶在4月22日世界领导人气候峰会之前就《欧洲气候法》达成临时协议,向全世界发出了强烈信号。

  

  从“政治承诺”到“法律承诺”

  “对于欧盟而言,通过《欧洲气候法》是很大进步。欧洲率先提出碳中和目标,但是实现路径需要用立法的方式来规定。气候法就是欧洲实现碳中和雄心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具体路线图。”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、欧盟“让·莫内讲席”教授王义桅对本报分析称。

  在《欧洲气候法》指导下,欧盟将树立并实行更严格的温室气体排放目标,并将在未来几十年指导其他欧盟法规的制定。欧洲承诺,到2030年,欧洲净排放量将在1990年的水平上至少减少55%,最终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。

  《欧洲气候法》提案最早由欧盟委员会于2020年3月4日正式公布,被认为是实施“绿色新政”的核心要素。临时协议一旦在欧洲议会及欧洲理事会获得正式通过,《欧洲气候法》就将载入欧盟的官方日志并开始生效。

 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对本报说:“这一协议有望为本届欧委会‘绿色新政’提供有力支持,为相关议题立法提供基础,也反映了当前欧洲主要政治力量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共识与妥协。”

  在通宵谈判之前,欧洲议会和欧盟27国政府的谈判代表们已经过了数月的争论,欧洲议会曾希望到2030年进一步提高减排至60%。环保组织甚至认为,减排幅度应该达到65%。但是由于欧盟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均衡,减排55%显然是各方妥协的结果。

 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对表示:“我很高兴我们就《欧洲绿色协议》的这一核心内容达成了协议。我们对欧洲在2050年之前成为第一个实现碳中和大陆的政治承诺,现在也将成为一项法律承诺。”

  “努力重新举旗”

  “欧盟一直高举应对气候变化大旗。这些年,因为欧债、难民、恐袭等问题,欧盟在气候问题上的表现不那么突出,现在是在努力重新举旗。这主要有两个战略考虑:一是通过碳排放交易市场把欧元和碳挂钩,推行欧元国际化,平衡美元影响,这有利于欧盟实现战略自主;二是通过对外国出口到欧盟市场的产品征收碳排放税,推动实现欧盟的财政自主,这有利于进一步一体化,同时也可以避免欧债之类的危机。”王义桅说。

  2019年12月,欧盟委员会发布《欧洲绿色协议》(简称“绿色新政”),提出到2050年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实现碳中和。分析普遍指出,欧盟此举有展现气候行动全球领导力的意图。如今,欧盟就《欧洲气候法》达成临时协议。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弗兰斯·蒂默曼斯评论道:“这项协议加强了我们在全球作为应对气候危机斗争领导者的地位。”

  “欧盟在美国主导的世界领导人气候峰会前达成协议,一方面是对美国的积极回应,另一方面可能是为了在峰会前统一立场,方便与其他国家进行博弈,在峰会上发挥积极作用。”丁纯说。

  不过,谈判过程展现出欧盟内部的利益博弈激烈。“欧盟内部利益多元化,27个成员国发展水平不一样,诉求不一样。比如,中东欧国家明确表示反对,因为严格减排、征收碳税、绿色能源转型等会让他们经济负担过重。西欧发达国家对气候变化问题更重视。相应的,中东欧国家就要求更多补贴。”王义桅说,“欧盟的减排主要着力点是交通运输等生活方式的转变,涉及绿色金融、绿色交通等。不同发展水平的欧盟成员国之间,妥协难度较大。比如,德国就积极推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,但是其他制造业不发达的国家就会有诸多抱怨。”

  或将升级绿色贸易壁垒

  分析称,备受关注的欧盟“绿色新政”被欧盟视作新的增长战略,其目的是为欧洲国家创造更多就业,提升欧盟的全球竞争力。推动制定《欧洲气候法》就是其中一项计划。

  “欧洲议会雄心勃勃,成员国则较为务实。此次临时协议是欧洲理事会、欧洲议会、成员国议会各方妥协的结果,反映了各成员国议会的态度。”丁纯对前景表示谨慎乐观,“但不排除未来受到一些其他因素的干扰,如各成员国经济复苏中排放的具体情况导致对排放目标降低的诉求,议会本身政治势力的变化等。”

  “接下来必定是欧盟内部多层博弈、讨价还价的过程。总体而言,欧盟需要在气候变化这类问题上占据道义制高点,并推进自身战略自主。所以,最终一定会达成妥协。”王义桅分析指出,欧盟接下来有一个长长的问题清单,“比如,中东欧8个国家明确要求推迟发布‘绿色金融分类标准’,以将天然气和核能列入其中。此外,碳边境调节机制、碳定价、绿色交通等系统的建立都需要欧盟各国进行讨论。”

  “未来的国际格局演变最重要的是两大领域,一个是气候变化及新能源、可持续发展等领域,另一个是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等领域。大国博弈集中在这两大领域,而且有重叠。”王义桅说,“在应对气候问题上,欧盟有些理念值得我们借鉴,不过,有些算计需要我们充分警惕。比如,要警惕欧盟借机升级国际贸易绿色壁垒,包括航空燃油税等。当然,中欧各有所长,合作潜力巨大。”

(责编:高歌、刘洁妍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文章评论